自定义文字
公告:

今日侏儒猪可以吃吗「侏儒猪有卖的没有」

发布:admin 2022-06-24 11:29:34 条浏览 分类:养殖文化

  一度被认为已灭绝的侏儒猪重返野外

  一头圈养的侏儒猪正站在印度古瓦哈提侏儒猪繁殖中心。摄影:JOEL SARTORE,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

  撰文:KAMAKSHI AYYAR

  濒临灭绝的侏儒猪生活在喜马拉雅山麓水草丰茂的草原上,这种猪非常小,猪仔可以钻进口袋里。它们很害羞,站立时身高约25厘米,曾漫步在印度、尼泊尔和不丹的边界地区,靠鼻子寻找昆虫和块茎。

  但近一个世纪以来,由于栖息地退化和被破坏,尤其是草原被用于农业发展,侏儒猪被摧毁,直至1971年才被“重新发现”。很多人以为这种动物已经灭绝了。

  20世纪90年代中期,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捕获了一些野猪,开始圈养繁殖,并将它们放回印度东北部的阿萨姆邦,一小群野猪存活了下来。

  专家表示,25年过去了,保护工作取得了成效:共有300至400只野生侏儒猪,76只圈养侏儒猪,这个物种正茁壮成长。

  初始计划的成功激励了后续的保护工作。2008年至2020年期间,科学家把130头侏儒猪放归阿萨姆邦的两座国家公园(玛纳斯和欧朗)和两座野生动物保护区(巴纳迪和索奈鲁派)。

  阿萨姆邦首府古瓦哈提的侏儒猪保护项目的主任Parag Deka告诉我们,他们计划将在未来5年里,把至少60头猪放归玛纳斯国家公园。

  “我认为,继续保护和拯救这个物种,以防灭绝,非常重要,”Deka说:“我们都应该寻找生活的目标。参与这个项目后,我意识到这就是我的目标。”

  特殊的猪

  全世界共有17种野猪,几乎所有都濒临灭绝。但侏儒猪之所以这么特别(除了体型娇小以外),是因为进化的独特性:这是侏儒猪属里的唯一一种动物,国际自然保护联盟野猪专家组的亚洲协调员Matthew Linkie说。

  “如果我们失去这个物种,”他说:“我们将会瞬间失去整个侏儒猪属和几百万年的进化历程。”

  保护项目不仅给了侏儒猪“生存的机会”,Linkie补充说。他赞扬了团队最近在保护圈养侏儒猪种群应对疾病方面所做的工作,比如非洲猪瘟,这是一种病毒性疾病,2020年与新冠病毒一起出现在该地区。

  侏儒猪保护者对进入繁殖区的工作人员、车辆和设备实施严格的生物安全措施。

  “(非洲猪瘟)病毒重创了国内养猪业,而对于侏儒猪和其他濒危物种而言,则意味着灭绝,”世界自然保护联盟野猪专家组的主席Johanna Rode-Margono说。

  “现场团队竭尽所能,保护圈养和野生种群。”

  “重新发现”

  1847年,西方科学界首次对侏儒猪进行了描述;由于它体型娇小,容易受惊,在之后的一个世纪里,人们很少见到它。自然学家Edward Pritchard Gee在1964年的著作《印度野生动物》(The Wild Life of India)中写道,他“正努力确定(侏儒猪)是否仍然存在”。

  因此,我们缺少关于侏儒猪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性的细节:成年侏儒猪的体重在6.8到10公斤,依靠草地躲避蟒蛇和乌鸦等捕食者,同时它们也可以在草地上安全地觅食和收集做窝材料。

  侏儒猪会把草扯下来,在洼地上搭建猪窝的茅草屋顶。侏儒猪家族通常由三到五头猪组成,有母猪和猪仔;公猪只在交配的几个月里,才加入进来。

  1971年,距离人们最后一次看到侏儒猪已经过去很久了。一名茶园工人在巴纳迪保护区附近,捉到一群正在逃离控制焚烧的侏儒猪。不久之后,茶园经理Richard Graves在当地市场,从这位工人手中买了12头猪。

  Graves的老板John Yandel把这一发现告诉了自然学家、杜瑞尔野生动物保护信托的创始人Gerald Durrell。信托的科学家来到阿萨姆邦研究这些猪,但20年后才启动侏儒猪保护项目,1996年该项目开始捕捉野猪,进行繁殖。

  圈养的猪仔在6个月时,会被转移到波塔萨里的户外预先放生中心,附近是纳梅里国家公园。在之后的6个月时间里,小猪仔会探索并适应重建的草原栖息地。回归大自然后,人们将通过相机陷阱、无线电发射器和地面调查来监测它们的情况。

  绿色沙漠

  繁殖只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,侏儒猪还需要健康的草原。在评估放生地点时,研究团队需要寻找冲积土(河流带来的充满矿物质的土壤)、特定种类的本地草种和植物,以及5平方公里的栖息地。

  但这样的地方很难找到:阿萨姆邦的草原正在缩小、退化,变得支离破碎。1971年,人们在巴纳迪保护区发现了侏儒猪,如今这里的草原面积已经从10平方公里缩减至不到1.3平方公里。

  过去,人们非法和无差别焚烧草地,为养牛腾出空地、准备新鲜饲料,威胁着侏儒猪的生存,尤其是交配季和繁殖季。持续燃烧还会促进野草生长,它们在被破坏的环境中茁壮生长,取代原生草种。

  “看上去郁郁葱葱,但什么都长不了,所以我称之为绿色沙漠,”Deka说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保护团队正在与当地社区、森林官员合作,了解如何减轻草原的压力,更好地管理栖息地。

  “我们出去巡逻时,会砍掉飞机草和木棉树等威胁草原的物种,”Arjun Kumar Rabha说:“早些时候,由于社会政治动荡,当地焚烧草地不受监测。现在我们在进行控制焚烧。”Rabha是玛纳斯国家公园的护林员,他与侏儒猪保护者一起工作了6年。

  团队还鼓励在一块块草地之间设立防火带,确保火势不会蔓延,并在两次大火之间暂停几周,让其他地区的新生植被生长,猪和其他依赖草原的物种可以迁移过去。

  Deka说,他们的目标是到2025年,玛纳斯国家公园恢复至少28平方公里的草原。最终,侏儒猪将回到这片土地,繁衍生息。

  (译者:Sky4)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